夫妻倆在線售賣盜版電子書會員超萬人非法獲利16萬元獲刑

  新聞資訊     |      2024-03-21 19:51

  夫妻倆在線售賣盜版電子書會員超萬人非法獲利16萬元獲刑隨著移動閱讀設備的發展,電子書成為了閱讀新趨勢,許多讀者習慣從網上購買電子書,從網上搜索“資源”。

  那么,未經作者授權出售盜版電子書是否違法呢?近期,上海市金山區人民法院(以下簡稱金山區人民法院)依法審結一起利用信息網絡侵犯著作權的刑事案件。

  劉某平時喜歡看書,在線購買并搜索下載了大量電子書。隨著掌握的電子書資源越來越豐富,他萌生出一個賺錢的“營生”:通過收取會員費的方式向會員分享自己的電子書資源。

  2019年7月起,劉某將獲取到的電子書分類存入電腦硬盤后,建立電子書數據資源網站,并開設網店店鋪以會員制對外銷售上述侵權電子書。

  在此過程中,劉某向網絡平臺支付資金對店鋪進行推廣im電競官網首頁,同時陸續向硬盤內添加電子書使其不斷更新擴大,并通過機器人軟件依據購買會員指令將網站上的電子書推送給會員。

  2020年起,妻子張某開始在網店中擔任人工客服,管理機器人推送書目、負責售前答疑及售后服務等工作。

  截至案發,網店中的電子書達10萬余部,注冊會員達1萬多人,銷售侵權電子書金額22萬余元,非法獲利16萬余元。

  人民法院經審理后認為,被告人劉某、張某以營利為目的,未經著作權人許可通過信息網絡向公眾傳播文字作品,違法所得數額巨大,其行為已構成侵犯著作權罪。

  被告人劉某、張某構成共同犯罪,被告人劉某系主犯,被告人張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,系從犯,應當減輕處罰。被告人劉某、張某到案后均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,可以從輕處罰。被告人劉某、張某主動退繳違法所得,可酌情從輕處罰。被告人劉某、張某認罪認罰,有悔罪表現,可以從寬處理并適用緩刑。

  金山區人民法院作出判決,被告人劉某因犯侵犯著作權罪,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,緩刑三年,并處罰金十三萬元;被告人張某因犯侵犯著作權罪,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,緩刑一年,并處罰金四萬元。

  金山區人民法院民事審判庭法官周廣旺表示:“盜版使用者從便宜甚至免費中獲得便利,盜版販賣者則獲得利益,電子書盜版侵權問題滿足了小部分人的自私需求,卻破壞了出版的良好生態環境,為行業發展帶來諸多困擾?!?/p>

  此處并不意味著一定要有即期獲利或者直接從中取得經濟收入。如有的表面看來并未直接從被侵權作品獲得經濟利益,但是通過刊登收費廣告等其他方式間接獲得收益,或者行為人出于商業目的,但開始階段可能因為吸引“流量”“促銷”、提高知名度等,并未實現盈利,屬于為了變現、遠期營利,均不影響以營利為目的的認定。

  2. 行為人未經著作權人與著作權有關的權利人許可,在客觀上實施了侵犯他人著作權和著作權有關權利的行為

  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(十一)》為侵犯著作權罪增設“通過信息網絡向公眾傳播”的要件,以此為著作權在網絡時代提供更為周密的保護。

  根據行為人的行為所造成的后果,根據其違法所得數額、非法經營數額、復制品數量、傳播作品數量、被點擊率、因侵權行為而注冊的會員數量等情節,達到情節嚴重的,才應當追究行為人刑事責任。

  知識產權保護制度的邏輯在于,通過保障產權人在前期的創新投入可以在后期通過市場得到回報,促使人們放心地投入創造性勞動中,社會才能不斷地通過創新獲得持續的發展和進步。

  互聯網技術的發展是一把雙刃劍,其便捷性使得作品傳播速度更快、范圍更廣,但網絡傳播的無形性也使得侵權行為成本更低、損害后果更易擴大。網絡環境下的侵犯著作權罪不同于傳統侵犯著作權罪,從行為上看網絡環境下以侵犯著作權信息網絡傳播權為主,傳統侵犯著作權犯罪更傾向于對復制權、發行權的侵犯。

  對于以傳播作品盈利的互聯網經營者而言,不論是以銷售的直接方式,還是以會員制收取會員注冊費,亦或是通過免費使用獲取流量變現的方式,均需要確保自己取得創作者的授權,尤其是信息網絡傳播權。

  經營創收,取之有道,在此法官提醒,對于經營者,不能把獲取財富建立在他人合法權利受損的基礎之上。同時,也呼吁廣大網友自覺知識產權侵權行為,不要貪圖一時的免費,忽視盜版對社會及市場帶來的危害,應共同營造風清氣正的網絡生態和文化環境。

  聲明:本網站所提供的信息僅供參考之用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,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。您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,請盡快與上海熱線聯系,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相關處理。聯系方式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