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電競官網網易暴雪復婚這一賽道影響最大?涉及米哈游、巨人

  新聞資訊     |      2024-01-29 02:03

  im電競官網網易暴雪復婚這一賽道影響最大?涉及米哈游、巨人騰訊多個射擊游戲端游,或受到《守望先鋒》回歸的影響;米哈游、巨人則都在《爐石傳說》離開國服后,發力集換式卡牌賽道(TCG,Trading card game)。

  其中,TCG又是行業集中度比較高的賽道,《爐石傳說》的歸來的影響,可能遠超暴雪對賽道的沖擊。

  2022年12月,《原神》在版本更新中,內置了集換式卡牌玩法的《七圣召喚》。此時,恰逢網易暴雪分手,因此,“原神+集換式卡牌”的出現,引起了市場的一定關注,并且吸引了一批量新玩家的加入。

  2023年4月份,米哈游在日本舉辦了「春之七圣召喚大會」;5月中旬,米哈游在包括B站等一系列平臺注冊了“原神賽事”賬號;5月30日,米哈游官宣啟動“七圣召喚國際邀請賽”,賽事總獎金數約為27萬美元(直接對標《爐石傳說》賽事獎金)。

  米哈游對于《七圣召喚》是傾注了一定的心血,甚至曾有業內人士猜測,米哈游或許能通過承接《爐石傳說》的玩家及主播們快速成長。

  此外,2023年10月,《崩壞:星穹鐵道》在1.4版本更新中,內置獨立的集換式卡牌玩法——《以太戰線》。并且在為期一個多月的限時活動后,《以太戰線》將成為常駐玩法。

  1月1日,巨人網絡確認,劉偉因個人原因向公司董事會申請辭去CEO職務,公司聘任張棟擔任公司CEO。 2013年,張棟加入網易,組建了網易暴雪游戲中國發行和電競團隊,發行和運營了《爐石傳說》、《暗黑破壞神3》、《風暴英雄》、《守望先鋒》等游戲和《魔獸世界》多個資料片的 國服版本。

  2022年,巨人網絡旗下滴答工作室研發的集換式卡牌+Roguelike玩法的《月圓之夜》在游戲中發布一則公開信:信中闡述了游戲在營收上的巨大難題,并提出了解決方案——在未來,DLC要漲價,要翻倍漲。

  2022年9月,游戲上線了一個名叫“鏡中的記憶”DLC,該模式與《爐石傳說》內置的自走棋板塊《酒館戰旗》有著極高的相似度。

  初始,這個DLC只是在《月圓之夜》玩家群體中有一定的反響,事情拐點在于暴雪退出中國市場,據媒體報道,《月圓之夜》在巨人網絡的價值得到了一次重新審視。

  基于此,游戲相關的資源都往“鏡中的記憶”傾斜。2023年8月,游戲上線“鏡中的記憶”聯機版,正式從一款純單機游戲往卡牌對戰網游方向轉移;

  9月,在周年慶及中秋節之際,聯動《中國奇譚》,開始為產品造勢;10月,《月圓之夜》推出適合聯機的PC版;11月,在蘇州推出了首屆線下公開賽,吸引了多個原《爐石傳說》主播/職業選手的參與;

  甚至,B站知名《爐石傳說》UP主“天天卡牌”也在11月開始制作《月圓之夜》相關視頻。點點數據顯示,《月圓之夜》2023年在iOS免費榜中一度沖到TOP26的位置。

  點點數據顯示,2023年《游戲王:決斗鏈接》偶爾能闖進暢銷榜TOP200,成績平平。而《影之詩》、《秘境對決》,也并未完全得到集換式卡牌玩家的認可。

  即使是強大如米哈游,七圣的熱度似乎也在下滑。比如,網上一份《七圣召喚》調查中,80%的用戶(3981人)已經不玩《七圣召喚》。

  從熱度來看,百度指數顯示,除了剛上線時引起一波討論熱度,后續幾款集換式卡牌熱度指數級下滑,甚至比不上多數國內玩家只能“云體驗”的《爐石傳說》。

  在知乎平臺,關于“《原神》中的《七圣召喚》為什么很快就不火了?”相關問題,已經有超80萬次的瀏覽量。

  再說說《月圓之夜》,該游戲即使上線了熱度較高的新玩法,但在iOS暢銷榜中除了9月底有一次成績凸顯,多數情況都在iOS暢銷榜200名開外的位置。

  同時,在B站視頻中,《月圓之夜》的相關視頻與《爐石傳說》視頻播放量有著明顯的差距,玩家還是更愛《爐石傳說》。

  即使《爐石傳說》暫離國內市場了一年,國內似乎也沒有出現“國產爐石”——集換式卡牌手游,這么難做嗎?到底是潛力賽道im電競官方網站入口,還是“地獄模式”?

  集換式卡牌一般都有知名IP作為支撐,比如世界三大TCG卡牌中的寶可夢和游戲王,均有電子游戲或動漫作品作為支撐,其IP粉絲構成卡牌游戲玩家的主力軍。眾所周知,爐石背后也是魔獸IP。

  IP支撐,背后是TCG玩法門檻高,需要積累一批有熱愛、愿研究思考策略的深度玩家形成圈子。

  很關鍵的一點是,很多卡牌玩家并不是二次元+開放大世界+RPG冒險玩法的受眾,這可能就會出現卡牌玩家在游玩《原神》主玩法時就已經棄游的情況,因此,這個入坑難度相較于一眾卡牌游戲來說已經是勸退級別。

  DataEye研究院統計了B站《七圣召喚》播放量TOP30的視頻主,其中多數視頻主原先就是《原神》UP主,只有一名來自《爐石傳說》。

  若是面向《原神》玩家,問題則在于:《七圣召喚》的定位是基于原框架角色技能、元素反應機制的獨立小游戲,雖說熟悉了《原神》的機制后,七圣召喚上手會快很多,但這個游戲上手容易、精通難。

  引用一個卡牌玩家的一句話,“我看瓦莉拉(爐石傳說職業選手+主播)玩《爐石傳說》,感覺我能上去跟他PK兩把,但我看瓦莉拉玩《七圣召喚》,我感覺跟他沒有一戰之力?!?/p>

  類比來看,《爐石傳說》就像斗地主、搓麻將,簡單易上手,趣味性強;《七圣召喚》則更像圍棋、象棋,需要玩家大量的計算、布局,用知乎一名玩家的評論來說就是,“《七圣召喚》游戲性可以排前列,但太燒腦了”,這一點就隔絕了絕大多數的娛樂玩家。

  既沒有遷就純卡牌玩家,也有完全服務《原神》玩家,但卻大力推動《七圣召喚》的電競賽道,米哈游想做什么?

  DataEye研究院認為,《原神》的初始想法,是想用卡牌玩法來留存用戶,因為《原神》主玩法是PVE+大世界冒險內容,即使內容再豐富、再好玩,玩家始終會喪失新鮮感。

  這或許是《七圣召喚》上線的初衷,但恰好,《爐石傳說》離開了國服,這就意味著,國內集換式卡牌賽道出現了巨大空缺,并且在《七圣召喚》上線后,就已經有不少《爐石傳說》玩家、主播注意到《七圣召喚》,開始往這方面嘗試。

  也就是從這時候開始,米哈游注意到了《七圣召喚》對《爐石傳說》玩家的吸引力,其營銷重心也慢慢從留存玩家往拉新方向遷移。

  因為很重要的一點是,《原神》經過這些年的宣傳、推廣,在營銷方面已經趨向了“全民皆知”,常規的宣傳方式,已經很難再獲取大量級的新增用戶。所以,《七圣召喚》開始拉攏《爐石傳說》主播、做電競賽事去了。

  有趣的是,盡管TCG手游表現不佳,但TCG大賽道卻是增長的。按照智研咨詢的數據,2022年我國集換式卡牌行業市場規模8.84元,同比2021年的6.67億元增長了32.53%。

  時間稍稍回溯,今年8月,一張寶可夢稀有卡牌“黃昏莉莉艾”在閑魚上經歷170輪的報價后,以122.5萬高價成交,而在3年前,該卡牌市場價值約3000元左右,短短數年價格已翻400倍。

  在線下,TCG價值轉換的渠道多種多樣,賽事、經濟、游戲、交易、授權等盈利模式層出不窮。流量、資本、產業似乎都在往線下遷移。

  基于暴雪及魔獸的IP,國內還是有一定的忠實粉絲存在,因此,《七圣召喚》跟《月圓之夜》用戶可能出現一定流失。但另一方面,在上,目前在貼吧、知乎、旅法師營地等平臺,不少玩家都對暴雪此前行為仍抱有不滿,《爐石傳說》的回歸,很難撬動這部分玩家的回流。

  國服玩家與國際服脫鉤一年,玩家需要重新理解新版本內容,這需要一定的時間、資金(沖卡包)作為支撐。而《七圣召喚》的問題,就看米哈游能不能“放下身段”,降低游戲的入門門檻,開放PVP對戰,這樣或許能更大程度的從《爐石傳說》中爭搶玩家。

  今后可能會是三足鼎立的狀態?!镀呤フ賳尽?《爐石傳說》分割大部分集換式卡牌玩家,《影之詩》、《秘境對決》汲取一部分;